YeahMine

【甜橙/甜白】Rose Red & Rose White

架空 OOC有 其他CP有
1. 
于湉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从今天开始,这架飞机就属于华晨宇了。"甜甜,甜甜!秋天的时候我们去法国吧!听说法国的什么什么澳洲和牛松露塔塔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提起食物,华晨宇兴奋的脸庞泛红。像是为了证明的确为不可多得的美味,舌头又沿着嘴唇舔了一下。

于湉渴望吻下去。轻轻碾磨。细细啃咬。

像从前那样。


烟雾缭绕,呛得人说不出话来。于湉在锅里搅了搅,就手把火关掉。
对面埋头苦吃的那个人正就着一口肥牛扒拉着最后一口白饭。用力咀嚼的时候眉头微皱,嘴唇被红油染的发亮,嘟成一个漂亮的椭圆。
“有话想说?“ 于湉一向善解人意。
”对。。就是。。“白举纲突然有些局促的放下筷子。
这很少见。
“于。。于湉。” 白举纲有些牙痒。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说还是不说? 
“能借我五万块么?我一个朋友最近缺钱要吐血转让一台哈雷,才十万块!你知道我为了她攒了很久。。现在就差大概五万。我年底发了奖金马上还你!哦对,马上我们就要有新演出啦!!最近一个活动让我们乐队去唱首歌。对。我和对方说说让他预付酬劳,再加上下个月的工资,到时候先还你一万。对。你带笔了么?我现在就给你写个借条。你放心。对。。就是。。我不会欠钱不还的。你知道的,我爸和我都是出了名的人好。对。。我没问我爸借。。是因为。。你知道的,今年天气凉快,家里生意不好。。。”
话说出来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呃,我要是不借呢?“
空气中火锅的味道和酒精味汗味兀自缠绵。隔壁桌的胖子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于湉好笑的看着白举纲的嘴巴霍得张开,眼睛也试图睁得的很圆。
“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可是你第一次管我借钱呢。帐号发来吧。我现在就打给你。看把你吓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好这顿算你的。吃好了咱就请走吧。白老板。“
看着对面的人促狭又温暖的眼神,白举纲一颗心慢慢的吞回肚子里。


于湉认识白举纲的时候正处于人生中比较落魄的一段时期。
于湉是开着一辆二手奥拓自驾游的时候,途径了四川省江油县白家空调修理铺的。三伏天四川盆地闷热难耐,小奥拓吭哧吭哧空调罢工。人生地不熟遍寻修车铺不得的于湉,推开白家空调修理铺的大门的时候,心里想。都是修空调的嘛。再不济起码有空调吹。
事实证明,修空调的不一定开空调,就像修车的不一定有车开。十几平方的小店里老电扇吱呀吱呀的转着。油黑发亮的小饭桌上摆着两盘红彤彤的菜。于湉就是这样在空调维修铺凑合着修了车,吃了顿令人直飚眼泪的川味家常菜。认识了不吃猪肉只吃肥肠,一顿四碗白米饭的白家少东家白举纲。也没计较喜滋滋的白老板多收他一百块。
小白老板生性热情好客,很快和高大的北方男子成了相谈甚欢的好朋友。听说于湉和自己同年,更是强烈要求仗义相陪,共同行走川藏线。豪气万千说走就走的旅行不得不遗憾的中止在阿坝州。不过一趟旅行下来两个人更是俨然成为了莫逆之交。分别时免不了哭得黑脸和白脸都皱成一团。


结了火锅钱,白举纲便还是跟着于湉去取了现金。在地铁站分手的时候白举纲眉头禁锁,像是即将慷慨就义的烈士。怀里紧紧抱着他的双肩包。就差在脑门上写四个大字。我。这。有。钱。
于湉忍不住笑了起来,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下白举纲的肩。
“别怕。还不了钱也不会要你以身相许的。哈哈哈哈哈哈。“


白举纲大学毕业后非要到京城闯荡这事儿气得自家老汉打折了一条板凳腿。这两年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组了个乐队。白天送快递,晚上一起练习。最近也开始接一些演出。平时坚持写歌发小样给几个眼高于顶的唱片公司,居然也被N线小明星看上收录了那么一两首。这慢慢的日子过的没有刚开始那么清苦,也攒下了一丁点积蓄。和于湉联系上之后,更是感受到了旧友重逢的喜悦和京津土著春天般的温暖。

在回家的地铁上,白举纲笑咧了嘴,像一只开口笑的包子,蒸腾着愉悦和对未来的无限期待。


TBC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