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hMine

【甜橙/甜白】Rose Red & Rose White


2.


烟雾缭绕,对面的男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自己,已经沉默了许久,像是要把自己看个洞穿。秉持随意生活理念的华晨宇却是丝毫不觉得被冒犯或是无聊。华晨宇姿态优雅的夹着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再慢慢吐着烟圈。烟圈袅袅,仿佛这恼人的沉默也随着烟圈渐渐散开。

“花花,我们再来做个交易。”对面的男人抿了口酒,终于开了口。


华晨宇轻轻弹了一把烟灰,笑得十分甜美。

“你知道的,我很贪心。”


于湉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秘书正接起一个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急火攻心。于湉在心里默念,气伤肝。并示意秘书转接到里间。

“额。他。。“秘书的话音还没落下,于湉便已经推门而入。

办公室庞大绚丽的鱼缸面前,一个身穿红白格子衬衣黑色棒球帽的男孩正在逗弄一条鱼。

 一条小鲨鱼。

灯光波光和阳光勾勒出他瑰丽又莫测的剪影。嘟起的嘴唇贴着鱼缸,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打着圈。冰冷的办公室就这样有了这一角水光潋滟生机盎然。

大约是听到自己走进,红格子男孩转过头来,在阳光金色的音符中笑得晴朗。于湉觉得自己的心突的炸开一朵烟花,璀璨绚烂满满当当。

电话铃突兀的响了两声,又恰到好处的断了。

“甜甜快来,小沙包饿了。”华晨宇抓着他的手,将一桶小鱼递到了他手里。
于湉的脸愈发黑的厉害。


记得刚开始提议安装鱼缸的时候,花花也是欢天喜地的。于湉便买了几条温和名贵的大型观赏鱼并悉心布置了相应的景观。养了没几天花花就提出要养一条柠檬鲨。并理直气壮的说如此游姿大方,桀骜不驯才配得上TallBigUp的于总,再说也可以辟邪镇宅。一句话就哄的于湉暗地里心花怒放。 


后来花爷就如预料般撒手不管了,喂鱼换水清缸之类的活都落到了于湉身上。每每把手里活蹦乱跳的小鱼放进鱼缸,于湉都又惊又怕百般不忍。曾经的于总可是见了壁虎都要抱头鼠窜的。只可惜这只小东西和它的主人一样被养刁了嘴,冰冻鱿鱼已经不足以让它满足。尤记得第一次喂鱼的时候,小金鱼们一入水,就欢快的四散游曳。哪知身后一阵巨浪,一条小金鱼就瞬间消失了踪影。

想到这里于湉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华晨宇倒是在旁边吧唧吧唧,于湉回头一看也是乐了。原来他开了一包牛肉干一边吃一边看他喂鱼吃的正香。

“吃独食而月半。” 于湉一边谴责一边捞起一勺小鱼。

华晨宇瞥了他一眼。“甜甜你想吃么?”

 “想!”

华晨宇低下头在袋子里挑了半天,捡了块貌似最小的移向于湉的嘴边。刚移动到于湉嘴边又忍不住提醒。

“甜甜,我只肯分肉肉给你一个人吃。我只会对你好。你也对我好。所以..你...一定要记住。”


说话的时候华晨宇有些过分专注的望进于湉的眼,于湉心底是有些诧异的,这太不像华晨宇了,太不像看似热爱却又对万事随性而冷漠的。他的。华晨宇了。

但是他那霎那被融化的心还是战胜了那丝疑虑,就着华晨宇的手接受了这份不尽慷慨的分享,并郑重地点了个头来表达自己坚定的信任和未曾宣之于口的可以称为爱。的情愫。


很多年以后,和爱人在沙滩上烤牛肉干的于湉回想起这段对话,仍是忍不住感叹。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道是非判断题,他明明坚定的填写了YES,却在交卷的最后一刻改成了NO。


电话铃声没有再响起,口袋里的手机却是震动了两下。

于湉嚼着牛肉干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那一瞬间,于湉满怀甜蜜的心像是突然断了翼的飞鸟忽遇急风骤雨,在空中挣扎翻滚,跌至海面,巨浪汹涌袭来呼啸而至,几欲将他淹没。


于湉不记得自己怎么把手机放回口袋的。只记得华晨宇用自己柔情时甜滋滋冷意时清脆脆的声音问自己晚上要不要吃烤鸡,还强调可以撕一些鸡胸肉来做鸡肉沙拉。

他记得自己转身平静的笑,一边笑一边绕过华晨宇走向窗口。

”这么殷勤,又看上什么了。“


电闪雷鸣未将歇,惊涛骇浪已让他呼吸不能。


华晨宇跳过来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摇着他的胳膊笑出一派天真,

“湉湉你最好了, 我还想养个宠物。”


于湉猛地推开窗,晚春尚带凉意的风一股脑倾泻而入。

于是华晨宇的话就没有听的真切。


于湉望着远方的迷蒙,按下了关机键。


“他果然去见他了。“


屏幕上这几个锥心刮骨的字随着屏幕的明灭渐渐消失。

 
评论(3)
热度(6)